曹小小- 孙建金 天性-中国诗歌文学精品

曹小小| 孙建金 天性-中国诗歌文学精品

曹小小公告: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三大平台!
凡发表于本公众号的投稿作品,将自动同步发布于‘腾讯新闻客户端、天天快报’共三大媒体平台,将您的作品尽可能多渠道传播。另外,来稿还将选择性发布于人气火爆的‘今日头条’平台,没被选发于今日头条的,如能在本微信平台发布后获得30位以上读者的留言评论也可以发布于今日头条,点击查看(今日头条阅读量),投稿和稿费说明请点击(投稿·稿费说明)。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。本平台投稿邮箱:923887813@qq.com
同时也欢迎关注订阅本平台旗下第二平台:作家美文(公众号:shanweimingjia),旨在分享当代作家美文,凡投稿‘中国诗歌文学精品平台’的作品,皆有可能同时会被发表或选发于‘作家美文’平台!
(作家美文 ·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)
文中图片可能来之摄图网。基于cco协议共享授权
授权首发原创作者简介:孙建金 文学爱好者,北京丰镇同乡会友人,诗歌,散文,小小说及精短论谈散见于报刊,九十年代下海弃笔经商,近时重整文笔,数稿已见著于行走散文作家联盟、北京丰镇同乡会。曾在内蒙古丰镇市二轻局,经委任职,现居包头。

天性
那还是我在生产队插队的时候,那一年,天大旱,人在大干。
火红火红的太阳摆着谱儿,懒洋洋地坐在天际的沙发上,把蒸腾出来的热量,毫不吝啬地撒在干涸的土地上。田野里,枯黄的禾苗让一把火就能点燃,火辣辣的太阳下,期待着雨水到来的村民在干巴巴的大地上,一边履行着抗旱的职责,一边嘴里念叨着“四月干,五月旱,六月连阴吃饱饭”的歌谣。
然而这时已经进了七月,吃饱吃不饱的人们尽管念叨吧,可大批的牲畜都急需吃饱。
为解决这个燃眉之急,明智的队长做出了一个决定,让我们几个知识青年上山打草。
说是山里,其实是一片大山的集聚地,方圆十几里没有村庄,山里的气候也有别于山外,沟壑丛生,绿荫遍布,山溪丝丝,泉水叮咚,山禽飞鸟,莺歌燕舞。在这种环境下,打一背草,也就是几个小时的功夫,其余时间我们尽情地玩耍,当然时不时地有些收获,偶尔撞见了鸟窝,捡些鸟蛋,或者采些蘑菇,我们便会有一顿美餐。
那天,下午时分,我们正在分散打草,忽然听见大山“呀、呀”地叫,出了什么事?我顺着大山的叫声奔了过去,只见他半蹲在一棵大树前,举着手一下下忽扇着嘴里叫着,我到跟前一看,原来大树下有一个半翅窝,一只半翅正卧在巢中,他面对着大山的叫嚷,却安然不动,瞪着双眼,安卧巢中。我看后,冲着大山说“别叫,别叫”顺手掐住了那只半翅,握在手中,再一看,半翅臥过的巢中,有一片麻点点的鸟蛋,我顺手一把把帽子抓下来,放在鸟巢旁边,把蛋都拿到了帽子里,然后怪怨大山,“叫什么叫,不怕把它惊飞了。”大山回答说:“我怕。”“怕,一个鸟有什么怕。”
我们回到村里,正好碰上队长,我们和队长说了我们的收获,并把半翅递给队长。队长接过来,看了看,一把手卡在半翅的脖子上,一把手掐住半翅的头,“吱”地一拧,把办翅的头拧下来,一扬手把头抛向河沟,又把半翅丢给我说晚上蒸莜面,溜汤汤吧,能把你们香死。
真的,我们晚上吃蒸莜面,溜半翅和半翅蛋做的汤汤,都香的不要命了,那顿美餐到后来想起,真能认为是当时那种生活环境中最香的一顿饭。
之后,我常常想起那个半翅窝的情景,村民说,那是半翅卧蛋卧麻了翅膀,飞不起来了,才被我抓住。我听了不大相信,我想人和动物生性是一样的,难道哺育儿女的母亲,时间长了也会麻了身体?
很久很久我想通了一个道理,那决不是半翅卧麻了翅膀,那是它的天性,它身下是它的十几个子女呀!在现实生活中,面对生性凶恶的敌人,为了保护孩子,把孩子藏在身后的母亲,不也是把胸膛面对敌人的刺尖!
许久许久,我一直为我过去做过的傻事而惭愧。如果是今天我再碰到那样的情景,我决不会惊动它,我会静静地走开,给它留一个温馨的空间:一半是对保护野生动物的责任,一半是对天性的尊重。

投稿作品奖励规则:(1)投稿作品有30位读者留言评论或者阅读量800以上的,作品将再发表于今日头条。阅读量1000以上的,作品将再发表于今日头条、搜狐、一点资讯、腾讯新闻、天天快报,含微信平台一共6大媒体平台推广您的作品。多个不同类别的平台发表作品会让作品在网上可以容易搜到,慢慢积累知名度。(2)作品有三十位读者留言或者阅读量一千以上还将获得‘中国诗歌文学精品·年度人气作者’称号,再次在平台发表时将列上历期作品链接,方便传播阅读与收藏。
注:投稿作品需没有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过(平台也会核实),投稿邮箱:923887813@qq.com,主编微信:li923887813
?点击此处随读:本平台主编作品
感谢作者,感恩阅读